落落梨_今天又没填坑

今天依旧没填坑_(:з」∠)_

【酒茨】酒吞:你们一个两个都欺负我!(甜,短篇,一篇完)

作者:梨落
声明: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阴阳师
警告:阴阳师手游设定 灵感来源请戳头像

第一次写酒茨文,若有不对的地方,请指出,谢谢!
老咸鱼大半夜修仙只为翻个身然后继续躺【摊】

————————————————————

       时光已经开始步入秋季,不同于盛夏的风那般闷热,此时的风总是带着一丝半丝沁人的凉意。
        酒吞就在这股舒适的凉意下,伴着风铃撞击的清脆声响,背靠在寮里的樱花树下,不紧不慢地啄着酒。
        “酒吞童子。”一个清朗的男声掺杂了进来。酒吞闻声看去,紫色的眸里透着显而易见的不快。
        “呵,”走近的白发男子轻笑了下,右手执着闭合的折扇一下一下、好似习惯一般地轻拍着左掌,“我就是来问问,你知道茨木去哪儿了吗?”
       酒吞闻言微微坐起身,皱了皱眉头:“本大爷怎么知道。平常都是那家伙......”
        白发男子见眼前的大妖突然沉默,手下的动作一顿,转手就将折扇抵着自己抿着的嘴唇,湛蓝的眼睛里是止不住的笑意。
        酒吞并未沉默太久,他撇了撇嘴角,“啧”了一声,后又靠回樱花树上:“既然不见了就去找啊,都说了本大爷不知道了!”他抬手吞了口酒,见那白发男子依旧站在那,不耐烦地偏头:“安倍晴明,你总不是来叫本大爷去找的吧?”
        晴明在酒吞转头的时候便收了笑意,眉间轻蹙,双眼失神地轻喃道:“连你也不知道吗......”又立马恢复成了平日的模样,冲酒吞告了别便匆匆离去。
        将晴明的担忧尽数收入眼底的酒吞的内心并不好受,似有千只蚂蚁在心上爬过。他抬手灌了口酒,却觉得这酒突然就没了往常的滋味。
        他兴致缺缺地放下酒碗,将手覆盖在眼睛上,一闭上眼却都是茨木往日跟随自己左右的身影,耳畔也好似传来一声声熟悉的“挚友”,眼前的景象不断倒退又不断前进,几百年的时光在脑海里反反复复地飘过,唯一不变的是那个白色的身影——大江山的鬼王大人突然就明白了什么。
        酒吞轻声笑了笑,又端起酒碗开始享受午后的时光。他决定等茨木回来就对他坦白心意,毕竟大江山的鬼王向来随意所欲。

        可天不如妖意,直到徬晚晴明召他去解决了土蜘蛛,也不见平日里那个白发大妖的身影。他看着走在前面的晴明,耳畔突然响起那句低喃。他迫切地想要知道茨木的下落。
        但他们一行人径直回到了寮中,甚至队伍的其他人都回了自己的房间,晴明依旧没有和酒吞说过半句关于茨木的话。
        夜幕降临,初秋晚上的凉意比午后的更甚,凉到酒吞感到手脚都有点发凉。他一边担忧着茨木,一边又落不下面子去主动问晴明,如此纠结着,酒吞突然觉得有些闷热,燥地他心里翻江倒海。

        时间被风一阵阵地卷走,一天、两天......已经五天过去了,晴明没来找酒吞,酒吞的内心一天比一天汹涌。
        第六天的时候,酒吞忍不住了,他面色不善地来到晴明面前。而白发男子依旧平淡地敲打着他的扇子。酒吞看着这一脸的淡漠突然就爆发了内心压抑许久的烦躁,他一把拽过眼前人的蓝色狩衣:“本大爷问你,茨木呢?他在哪里?!”
        晴明依旧十分淡然,甚至嘴角都翘起了几分笑意,他用折扇拍了拍酒吞抓着他衣服的手:“鬼王大人这是急什么,你明天就能看到日思夜想的鬼将了。”
         酒吞见此,又怎能不明白六天前的晴明是在演戏,而目的就是让他“看到”茨木的重要。
        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放开了蓝色的狩衣,狠狠地剐了一眼笑咪咪的阴阳师,转身离去,步履间少了几分沉重。

        第二天下午,酒吞照例半躺在樱花树下喝酒,眼睛却时不时地向门口瞥去。
        不一会儿,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出现在酒吞的视线内,酒吞猛然坐起,又觉得反应过激,便用手撑着头装出一副惬意的样子。
        再说那白发大妖,进门的第一刻便是向樱花树下看去,待瞧见了那头张扬的红发,他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物什,金色的眸子由然生辉,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向那红发大妖走去。
        待走得近些了,他扬起手中的物什:“挚友快看!我买到了你的同款扇子!”
        原本还在低头装深沉的酒吞突然茫然地抬头,入眼的便是那火红的扇子,不同于普通的扇子,那扇面竟像是那丑陋的石距的几条触手,为什么说是我的同款?
        而茨木并没有给他多少茫然的时间,他兴奋地咧开嘴角:“这简直和挚友的头发一模一样!当然了,和挚友相比,那是万分之一都不如的!单就这小小物件,哪里能展现出吾友张扬狂放的发型!这扇子......”
        酒吞的脑子轰地就炸开了,茨木还说了什么他也没听见,只觉得一时之间五味成杂,原本盼得佳人归来的欣喜瞬间变味,但他还是很快地冷静了下来,因为他在这等茨木回来,就是为了第一时间表明自己的心意,免得茨木又被乱七八糟的旁人拉了走,他可一分一秒都不想等了。
        可还未等酒吞换个姿势,就听到茨木犹豫的声音:“挚友......挚友你这躺姿,可真是......无人能敌的妖娆啊!不愧是吾友!就连午后的休息都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茨木在那边一个劲儿地说着,酒吞却默默抿了口酒,他之前想干什么来着?他想不起来了。
        不远处隐匿在结界里的白发男子执着折扇一下下地轻拍着上翘的嘴角,眼里满是笑意。

END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