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梨_今天又没填坑

今天依旧没填坑_(:з」∠)_

【德哈】【拽生贺】床头柜上的信

作者:梨落
声明:人物属于罗嫂,故事属于我
警告:有ooc,慎入。

(祝我拽生日快乐!)
(这么好的日子真的不来一发傻白甜么w)

———————————————————
Harry的床头柜上出现了一封信。

他洗完澡回寝室的时候看到自家好友举着魔杖对着自己的床——准确来说是床头柜。

“嘿!Ron你在干什么!”Harry急忙跑过去,他可不想和别人挤一张床。

“嘿,伙计!”Ron看到Harry,松了口气,“刚才你床头柜上突然出现了那玩意,我以为是黑魔法。”

Harry拍上Ron的肩膀:“放松,伙计!现在可是战后!”他的视线落在Ron口中的那玩意上——是封信,信封上只有漂亮的花体写的“To Harry.Potter”。

好吧,他想他知道写信的人是谁了,这样的字只怕只有那家伙写的出来。

“Ron,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先去睡觉吧。”Harry在Ron惊恐的目光下拿起了那封信,自顾自地上了床。

Ron回去后,Harry放下床幔开始拆信。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一句话——“明天是我生日,早上一点来有求必应屋。 From,D.Malfoy”

Harry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他有点不懂生日和有求必应屋的之间有什么关系。而且......早上一点......意思是我只能睡三个小时不到?Merlin啊......

Harry施了个隔音咒,定了十二点半的闹铃,从床头柜上锁的抽屉里拿出他苦思冥想一周的礼物放在枕边,然后躺下开始数Malfoy。

“哦Fuck......”Harry烦躁地关掉闹铃,施了个时间魔法发现已经十二点三刻了。他轻声抱怨着Malfoy的不通人性,蹑手蹑脚地披上隐形衣出了塔楼,直奔三楼。

Harry到的时候那里空无一人,他看了下时间发现已经一点了,惊异于Malfoy难得的不守时,他决定靠在墙上等,然后抓住机会狠狠地嘲弄他——他看着一直被握在手里的小盒子——嗯,在送出去礼物并表白被拒绝之后,也好出口气不是吗?

是的,格兰芬多的救世主喜欢上了斯莱特林的领袖——一个经常以嘲弄Harry为乐的淡金色头发的Malfoy。

Harry等了不知道多久,他有点后悔只穿着睡衣就出来了,春末夏初的晚上还是有点凉意的。他又看了下时间——一点四十五。Harry磨着牙,他知道Malfoy那家伙可能又在耍他了。但该死的他为什么要来呢?早就该发现他的目的了不是吗?可是万一他真的有事暂时来不了呢?我再等一会儿,就一会儿......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匆匆忙忙的脚步声越来越近,Harry打起精神盯着转角,然后一头淡金色的头发映入他的眼帘——他明显是急忙跑过来的,头发都是乱的,这可难得一见。

Draco发现自己睡过头后来不及梳头抓着柜子上的盒子就往三楼跑来,但看到空无一人的走廊后心里突然空落落的,他抿了抿唇:“你在吗,Potter?”

没有人回答,他失落地靠在墙上,打开手中的盒子愣愣地盯着:“亏我还想表白来着,你个臭疤头!等一会儿会被阿瓦达吗?”

然后他听到了衣服落地的声音,抬头就看到了对面墙上蹲着的救世主。

“Well,圣人Potter不知道整理一下仪容吗?”Draco微红着耳尖自动开启嘲讽模式,他不确定救世主听到了多少自己说的话。

“Eh......嗨!”不幸的是Harry听到了全部,他此刻有些懵,站起来的时候腿蹲麻了踉跄了一下。

Draco有些紧张地往前走了两步,然后耳朵更红地猛停了下来:“Potter你愚蠢到走路都不会了吗?”

“嘿!”Harry不高兴地反驳,“要不是你迟到这么久我会蹲到腿麻吗?”

这次换Draco懵住了:“你一直在等我?从一点开始?”

Harry点点头,忍不住开始抱怨:“说真的为什么要写早上一点呢?下午一点不也挺好!反正今天星期天!”

要是下午一点来的可就不是你一个人了,让我怎么表白?红发Weasley可能要直接把我阿瓦达了吧。Draco默默想着,嘴上却继续嘲讽:“难得的守时,Potter。”然后两人尴尬地相对无言。

“Eh......所以你把我叫过来干什么?”Harry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Draco沉默着,他背在身后的手紧握着盒子,内心纠结,“Eh......Well,你要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所以?”

“所以......你没有什么东西要送我的吗Potter?”

“什么?叫我过来为了这个吗?”Harry惊异着,“没有别的了?”比如表白什么的。

还是说他已经知道什么?Harry紧张地想着,然后内心的勇气驱动着他递出了都快被握烂了的盒子:“好吧,生日快乐,Malfoy。”

只是随口扯的Malfoy懵逼地接过盒子:“谢谢......”然后不知道怎么递过了自己手里的盒子:“回礼,Potter。”

两人打开盒子后惊异地异口同声:“原来另外一个该死的买家是你吗!”再惊讶地抬头,对视,低头,耳尖的温度迅速升高。

Draco露出轻松的笑容,一贯的笑挂在脸上,却比平常多了不少真心:“你知道这是什么吗,疤头?”

“情侣戒指啊。”

“所以你要和我一起戴吗?”Draco笑看着眼前人抬头惊讶地看着自己,然后笑开:“好啊!”

于是,两个穿着睡衣、头发凌乱的少年在安静的走廊上给互相戴上戒指、拥抱、亲吻。

评论(2)

热度(87)

  1. 奉为羽秀落落梨_今天又没填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