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落梨_今天又没填坑

今天依旧没填坑_(:з」∠)_

【德哈】阴差阳错(一篇完)

作者:梨落

声明:我只拥有原创部分

警告:有ooc,慎入。原著向,战后设定。

 

来自基友的点梗。

爆字数的一篇qwq

 

————————————————

当伏地魔最终湮灭在一片狼藉的霍格沃茨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疲惫的。风拂过他们被汗水打湿拧在一起的头发,吹过满是汗珠和灰尘的脸颊,他们的胸膛还在剧烈地起伏着,急促粗重的呼吸声和风声掺杂在一起被带向远方。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中间空地的黑发男孩身上,他握着魔杖的手还未垂下,身体还在微微地颤抖。

不知是谁的哭泣打破了宁静,仿佛是沸腾的油锅沾染的第一片菜叶,连续不断地哭声、笑声爆发了出来。

食死徒众看着男孩将魔杖对准了他们,一下子都四散开来,拼命地跑。

男孩也没有去追,刚结束一场大战的他也没有气力去,他转身走向身后三三俩俩拥在一起的人群,攥紧魔杖走到了那相拥的一家三口。

淡金色的头发是那样显眼,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Malfoy一家的背叛,也都记得那高呼着救世主的教名奔跑着扔出魔杖的小Malfoy。没有人会在现在去责怪他们以前犯下的恶行,他们在最后一战中给予的帮助是决定性的。

“Malfoy,”救世主淡淡地开口,神情复杂地递出魔杖,“谢谢。”

一家三口都抬头看他,最小的那位抿唇接过魔杖,不发一语。

救世主也没有在意:“只有如果需要,我会来的。”

小Malfoy只张了张嘴,Narcissa倒是发出了声音:“谢谢,Potter先生。”他们无法拒绝,之后对于他们一家的审问都是带有偏向性的,如果没有正义一方表率性人物的辩护,他们会落到那黑暗肮脏的阿兹卡班去。而眼前打败黑魔王的救世主无疑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辩护人,在这种时候魔法部不敢看轻眼前17岁少年的发言。

 

战后的重建总是带着一片希望和难得的宁静,Harry几乎每天都奔波在霍格沃茨与魔法部之间,为牺牲的亦或是尚存的巫师们进行辩护,拯救亦或加罪,也不过是一场辩护。

Malfoy家的辩护很成功,最终的审判不过是将Malfoy夫妻禁足在庄园里,进行为期三年的监视后依行为再做判断。而小Malfoy则是无罪赦免。

而经历大战的霍格沃茨七年级生们在学校重建完成后成为校史上的第一届八年级。

 

八年级的生活一如既往,虽然每个学院都少了不少人,但大家都明白逝者已逝的道理,默契地只口不提大战的事情。

Harry依旧和Ginny交往——这仿佛是大家认定的事。Harry却十分纠结。

战争给他带来的不仅是痛苦,还有伴随着的成长,也让他清楚地看清了自己的内心。相比爱情而言,他对Ginny更多的是亲情——兄长对于妹妹的亲情。

但他时常看着自己身边的红发漂亮女孩,他看着她脸上甜蜜的微笑,看着她望向自己时明亮的眼眸。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更何况自己的红发好友期待着参加他的订婚、婚礼。

他如果真的提了分手,伤害的将是两个与他最亲密的人。

他很纠结。

 

相比Ginny而言,Draco.Malfoy却让他更加苦恼。

原因单纯地要命——他喜欢他。

他忘了是什么时候了解到了这个真相,只是当看清楚这个事实的时候,他没有惊讶没有反抗,反而觉得这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他每天每天地偷偷看着斯莱特林长桌上那个举止得体的淡金色头发的男孩,一旦那抹淡金色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总会去关注他,甚至期待着对方一如之前那样来挑衅他——这样他就可以和他说上话。

但战后的Draco却出奇地平静,没有任何过激的行为,虚假的礼仪和笑容看得Harry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讨厌这样的Draco——Draco应该是张扬的、是明亮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宛若云后的明月,只能隐隐约约地看清。

 

Harry本以为这一年都不会和Draco有交集,所以当他看着淡金发男孩向他走来的时候,他甚至下意识地左右张望,而这里除了他没有别人。

他按耐不住自己的心跳看着男孩慢慢走近,他甚至在想他会说什么,会做什么。他看着他,血液里的勇气叫嚣着让他去大胆追求,可是理智告知他不行——他现在是救世主,全魔法界都盯着他看,他必须做一个好的表率。

Draco走近了,礼貌地扬起标志性的笑容:“Potter先生,我代表Malfoy家真诚地邀请你参加下个月在Malfoy庄园举办的圣诞节舞会,希望你能赏脸。”然后递出了邀请函。

Harry愣愣地接过,心底雀跃和失望交杂,但他很快地反应过来并给出了自己认为最好的笑容:“我会去的,Malfoy。代我向Malfoy先生和Malfoy夫人问好。”

Draco笑着答应,转身离开。

Harry捏紧手中的请柬,终究抑制不住:“不用叫我先生......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叫我Harry,Draco。”

Draco的脚步顿了一下,眼中闪过欣喜,转身微笑:“当然可以,Harry。”

 

高频次的关注始终逃不过身边聪明的褐发女巫的眼睛。Harry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在Hermione找上他委婉地询问的时候他没有含糊。

“真的没想到你会喜欢他,Harry。”Hermione担忧地看着他,“我很担心,你知道......Ginny和Ron,还有魔法界。”

Harry的眼中神色黯淡:“我知道,Mione。”

Hermione尽量让自己显得柔和,她轻轻覆上Harry紧握成拳头的手:“但你要知道,我们更希望你能幸福,Harry。他们带给你太多痛苦,作为你的朋友我希望你能开心,而不是被束缚,你已经很努力了。”

Harry看着眼前的好友,感动的酸涩涌上心头:“谢谢你,Mione。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和Ginny说......”

Hermione叹了口气:“你总是想这么多,Harry。你该勇敢地去说,向她坦白,Ginny会理解你的。”

他们又谈了一些,最后Harry心中有了个计划。

 

天气越来越冷,圣诞节如期来临,Harry从陋居带着Ginny移形换影到了Malfoy庄园门口。

“哦不,我总是受不了这个。”打扮漂亮得体的红发女孩一脸难受地抱怨。

Harry笑笑:“但这是最快的,不是吗?”

“我还是喜欢飞路网,Harry。”Ginny亲昵地挽住Harry的胳膊,“不如以后家里的壁炉多连通些地方,怎么样?”

Harry眼神闪烁:“但那不安全,Ginny。总会有漏网之鱼想要杀我。”

Ginny也不坚持:“好吧。我们该进去了,Harry。”

门口接待的Draco看到Ginny的时候慌乱了一下,然后近乎痛苦地吸了口气,又笑着带两人进去。

Harry眼神时不时地跟随着那个四处奔走的身影,他不得不佩服Draco在这种场合下的游刃有余,他总是做不到这点。

面对蜂拥而来的一众笑脸客,Harry紧张地想逃,但他依旧努力地周旋,红发女孩受不了这样的氛围早已去和其他女伴交谈。Harry几乎快要爆发的时候Draco来了,他礼貌地帮他拦着了周围的一些人并打发走——Malfoy天生会交际,Harry撇嘴想。

“想不到你的交际能力这么差,Harry。”Draco有些打趣的说道,但不等Harry说话,他又继续说,“很漂亮的女朋友,Harry。我想她十成十是你未来的妻子?”

Harry紧盯那双灰蓝色的眼睛,想要发现一些什么:“你......我想没有意外的话,是的。”他加重说了“意外”两个字,他等着Draco说些什么。

灰蓝色的眼睛闪烁了一下:“婚礼可别忘了邀请我,Harry。”

Harry眨眨眼,有些不解:“我会的,Draco。”然后疑惑地望着那离去的背影,他不该和他说些什么吗?

舞会即将进入尾声,正跟Ginny跳最后一支舞的Harry紧张地四处张望,却气愤地发现Draco正带着一个漂亮的金发女孩跳舞。

“Harry,你怎么了?”Ginny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Harry压住心里的焦虑笑着摇摇头。

一曲结束,Narcissa用了扩音咒:“非常感谢各位的光临。舞会结束前,我希望大家一起做见证人。”

众人顿时交头接耳,一脸疑惑,而Harry心里却涌起了巨大的不安,他张望着寻找那个淡金发男孩,意外地发现对方也在找自己,眼神里的感情复杂地他看不懂。

“我在此由衷欣喜的宣布Greengrass家的女儿Astoria.Greengrass与我儿子Draco.Malfiy的婚约。这次的舞会,其实也是他们俩的订婚仪式......”

Harry听到这里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他愣愣地听着周围的鼓掌与祝福,内心的愤怒叫嚣着让他阻止这一切。

他颤抖地想要往前走,阻止正在交换戒指的男女,Ginny一把拉住了他:“Harry你怎么了?前面太挤了你过不去的。”

Harry回头看了Ginny一眼,甩开她的手下一刻就移形换影离开了。Ginny惊慌失措地移形换影到了陋居,却没有发现丝毫Harry的身影。

 

天空开始飘雪,圣诞节假期结束的第一天霍格沃茨已经被白雪覆盖。低年级的学生们在雪地里打闹,身份特殊的八年级已经传遍了Draco订婚的消息。

Hermione焦急地寻找那失踪了一整个假期的男孩,却在进入公共休息室的时候看到了正和几个低年级学生说笑的Harry。她担忧地望着他,他却开心地同她微笑。

 

之后的事情与世人的推测没有丝毫差别,时间分分秒秒地转过,魔法界恢复了往日的兴盛。黑魔头已经从大多数人的记忆里淡去,救世主的盛名也逐渐沉淀,黑暗时代的终结最终迎来了新兴的曙光。

Harry再一次见Draco是在十九年后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他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远远地看见了不过平淡的点头微笑。

 

那之后仿佛是Merlin刻意安排的那样,两人的生命线开始有了交集。

身为傲罗部部长的Harry在一次黑魔法暴动中为了救下人质而重伤,等他在圣芒戈醒来以后意外地发现自己的主治医生是Draco.Malfoy。

长达半个月的留院医治,Harry渐渐和Draco建立起了友谊。

不同于少年时期的冲动,十九年的沉淀让两个男人的成熟与稳重浮于表面。两人的理念经历大战以后渐渐相近,些许的不同正好可以成为两人争论的话题,这让Harry的生活有了不少精彩。

 

时间还在流逝,当两人的孩子纷纷成为家长的时候,他们才在一起惊觉时光之快。

昔日的校友重聚时也都没了年少时的张狂,稳重平静却不失欢乐的聚会仿佛是Merlin恩赐给这特殊一届学生的礼物。

 

再后来,黑暗时代的绝望近乎消逝,欢声笑语充满了整个魔法界,预言家日报日复一日地报道着无聊的八卦小道,此时已经满头白发的Harry正坐在对角巷的一家咖啡馆里享受着宁静的下午时光。

一个人影坐到了他的对面。Harry抬头,绿色的眼眸依旧精神:“嘿,老伙计,你怎么来了?”

对面的人虽然苍老但是装着精致:“为什么我不能来,Harry?”

Harry耸耸肩,悠闲地喝了口咖啡:“上学的时候一定想象不到有一天我们俩会这么平静地坐在一起,Draco。”

Draco挥手点了单,古怪地看了Harry一眼:“八年级的时候不一定。”

Harry愣了一下,记忆回到对他来说极为伤心的一年,只觉得宛若隔世那般久远,之前的愤恨也好绝望也罢都已经被在时间的长河中消散地无影无踪。他轻松地开口:“你绝对想不到,那一年我还喜欢你来着。”

这次轮到Draco愣住,然后悠悠地叹了口气,语气里只有无奈:“那你一定不知道我也喜欢你。”他拿起刚上桌的红茶抿了一口:“那次舞会,我订婚的那次,其实我本来想向你表白的。”

Harry惊异:“原来是真的?之前Hermione找我谈心的时候说Parkinson同她讲了这件事。我原本还打算趁着你和我表白的时候和Ginny分手的。”

“原来你带Weasley来是这个原因?”Draco颇有些自嘲的意味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们俩感情多好呢,就没表白。”

“是太伤心?还是太害怕?”Harry打趣道,得到了对面的一个白眼,“翻白眼可不太礼貌。”

Draco装作气愤的样子:“亏我当时还冲动地答应了我妈当场宣布婚约的决定。”

“这可一点都不斯莱特林。”

Draco瞥了他一眼:“你冲动无脑的计划倒是非常符合格兰芬多。”

Harry也不理他,幽幽叹口气:“我当时都快气炸了。跑回学校呆了一整个假期,都在怀疑是不是Pakinson故意整我。后来我也想明白了,你和Greengrass,我和Ginny,是最好的选择。”

“你的格兰芬多的冲动呢?你要是争取一下指不定我是谁的呢。”

Harry翻了个白眼:“得了吧,我觉得现在挺好的。儿孙满堂,有阳光有时间,以前的事现在想起来和上辈子似的,误会解开了就好。”

“也是。”Draco悠闲地看着窗外来往的巫师们,“以前那点事,想起来都没多少情绪了。就连大战,现在想起来也就那么回事。只能说一句世事无常而已。”

Harry舒适地靠着椅背:“我记得Cho还教了我一个她国家的成语,现在想想蛮适合形容的。”

Draco提起了兴趣:“哦?是什么?”

“嗯......阴差阳错。”


END。

评论(14)

热度(111)

  1. 奉为羽秀落落梨_今天又没填坑 转载了此文字